被控侵占10万元,这名医药代表选择了自杀!

据印度媒体报道,本月 7 日,一医药代表因同事关系而自杀身亡。

这一事件引发了印度医药界的关注,死者的亲属向班加罗尔 Byatarayanapura 当地警方指控,该代表自杀是因为受迫于所在制药企业经理的骚扰。

该医药代表现年 32 岁,据称与 Vimal 制药有关联,受到企业主管指控他侵占 95 万卢比(约 9.5 万 RMB)后,在吊扇上自缢。

当地媒体详细记述了事件经过,这名代表是当地居民,在 Vimal 制药工作近 5 年,在被指控侵占其他同事 95 万卢比后,这家企业的经理向警方报案。

本月 6 日,该代表被传唤到警察局接受审讯,在登记了一份 NCR 报告后,于当晚被释放,并被要求第二天继续去警察局接受调查。

回家后,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

第二天,家人发现他没有起床时去敲门,没有回应,随后,破门而入后发现,他已经使用一根电线在房间里的吊扇上自缢。

死者家属遂向警方提出对该司主管的指控,按照印度刑法第 306 条教唆自杀的规定,警方已经受理。

一名高级警官告诉班加罗尔当地媒体《德干先驱报》(Deccan Herald),表示已经要求该司主管上交有关死者涉嫌侵占企业资金的文档。

医药代表自杀在印度这不是第一例,2016 年,雅培印度企业的一名 27 岁的医药代表 Ashish Awasthi,就在一个周日,抛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独自骑摩托车到一个偏远的铁路轨道前,然后跳向飞驰而来的列车(见MRCLUB历史消息:一名医药代表之死)。

此事当时引起《纽约时报》等媒体对医药行业不人道的销售指标给一线推广人员带来的压力进行了揭露和谴责。

本月印度这起事件虽然尚没有最终结果,但相较其他职业,医药代表大多承受多方面较大的压力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他们日常要处理更多的人际关系和工作事务,在过去一些年,国内类似的事情也有发生几例,有的因为指标压力,也有的因为同事关系。

如果服务于一个好的雇主企业,良好的企业学问和团队氛围会给予这些奔波、冲锋在一线的代表们些许慰藉,反之,则可能成为悲剧的精神推手。

最后,也希翼企业和管理层能给予一线代表更多善意的理解、关注和帮助,对一些可能受到影响的员工及时给予心理援助或危机干预,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

查看 MRCLUB 2019 年度中国医药代表压力调查结果:

从微信公众号页面阅读>>

大咪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